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姓声音 > 正文

宁夏最大黑社会王海及其保护伞 必须依法从严从快打击!!

  宁夏最大黑恶势力头目王海及其保护伞必须依法从严从快打击。
  一、王海及其利益集团左右政法机关,制造冤假错案,强占财产
  政法机关本是维护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最强一道屏障,而王海及其利益集团却能够调动执法部门为其强占财产充当打手。
  1、王学军(银川合家欢房地产公司法人)在银川市兴庆区金三角地段获批建设西部汽车城项目,王海也看上了此项目,多次要求举报人将项目转给其实施,举报人不同意。王海为了获取此项目,先用手下打手打砸工地,继而堆砌围墙阻挠施工等手段破其就范。在王海目的没有达到后,他利用关系结识并巨额贿赂时任银川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兴庆区分局局长周志林(因受贿罪已被判刑),公安机关不但不查处王海等人打砸工地行为,反而以赌博罪查办举报人,导致项目无法正常实施。王海利用其关系以不正当手段最终把此项目拿到手,建成后获取巨额利润。
  2、胡钢(宁夏德升科技公司法人)在银川市阅海湾有一块六十亩的建设用地,当时因资金紧张,向王海借款八百万元使用三个月。王海也看上此地块,要求举报人将此地块转让给他,举报人不同意。在商议还款时,王海以高利贷的名义强行要求举报人偿还本息一千余万元,举报人认为王海算账与借款不符,拒绝支付高额利息。王海就以举报人欠款为由起诉至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银川中院受到干预指示后,居然将举报人价值五千余万元的地块判决给王海所有,王海获得地块后随即转手以八千万价格出售,非法获取十倍于借款的利润。举报人对银川中院的判决不服,多次上诉申诉无门,得不到解决,举报人利益遭受巨大损失。
  3、王海及其利益集团干预对王海本人的案件审理。即使王海被政法机关查办身陷囹圄的情况下,在对王海案件审理过程中,一审法院审委会去年已经研究认定了王海敲诈勒索罪名成立,而在王海保护伞的关照之下,要求审判机关撤销对王海敲诈勒索罪名的认定,逃避打击。和王海同时期关联案件的白雪山、张国彦早已判决入狱执行,而王海迟迟得不到判决制裁,可见其关系之广、关系之深、关系之硬!
  二、王海及其利益集团左右政府职能部门,攫取巨额非法利益
  人民政府的职责是管理社会、服务人民、保护促进发展经济,而在王海及其利益集团眼里,政府部门的公权力更是其攫取非法利益、发展个人小团体经济的机器。
  1、王海勾结政府部门串通围标敲诈勒索
  银川市贺兰县是王海的家乡,也是其亲家白雪山任县委书记主政的地方,王海在贺兰县横行霸道,一路畅通。贺兰县曾挂牌出让三宗地块,政府职能部门将投标企业暗地里告诉王海,王海以参与围标、抬高地价款等手段威胁投标企业给其好处费,投标企业被逼无奈分别给王海好处费共计一千五百万元。此事经银川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后在王海的运作下,此案不了了之。此类情况王海在银川、中卫还实施多起。
  2、王海借助政府公权力巧取豪夺土地
  银川隆湖房地产公司依法取得银川二中学区房景墨家园建设项目用地480亩,王海看中学区房的优势,又想参与项目建设赚取利益。此时,其亲家白雪山担任银川市常务副市长分管城建工作。在王海及其利益集团的运作下,银川市政府职能部门迟迟不给隆湖公司办理土地及规划手续,并且暗示隆湖公司与王海合作,隆湖公司被迫给王海低价转让了200亩土地才办理了相关手续。王海利用此项目又赚的钵满盆满,而隆湖公司现已倒闭。王海公司在银川石油城项目上也是这样运作的。
  3、投掷重金买通组织,捞取政治资本
  王海曾因利益纠纷,指示他人当街持枪杀人被判处刑罚。出狱后,两劳释放人员的名声一度使得他在社会上如同过街老鼠。为了洗脱自己的恶名和历史污点,王海拿出重金收买组织及有关人员,在其利益集团的帮助及关照下,王海摇身一变成为银川市和自治区两级人大代表,成为参与区市政治经济生活的社会“精英”。为了进一步扩大影响,王海捐款一千万元给中国检察官教育基金会,并获任理事。试曾想,一个劳改释放的罪犯,是如何经过严格的组织审查程序担任区市两级人大代表的?在强大的保护伞之下,王海利用经济手段渗透政治组织,其黑社会性质可见一斑!
  三、王海黑社会团伙的犯罪事实
  1、豢养打手。王海为了实施他黑社会犯罪,把银川市的一批地痞流氓网罗身边,组织豢养了以邢建、李勇(大宝子)、小老四等几十名打手,充当其各类违法犯罪活动的急先锋。
  2、组织赌博。王海在银川、贺兰等地多次组织赌场,参与赌博、抽头放板,非法获利。银川柏悦酒店老板等多人因参与其组织等赌博以至于倾家荡产、企业破产。王海及其下属多次因组织赌博被公安机关查办,均未有结果,逍遥法外。
  3、抢劫赌资。银川昆仑房地产公司老板党建宁在王海组织的赌场赢取赌资,与王海发生纠纷。党建宁回家后,王海指派其手下马涛等人持双管猎枪强行闯入党家,威胁、逼迫抢劫党建宁赢取的赌资近百万元后离去,银川市公安机关立案后没有下文。
  4、故意伤害。重庆渝海建安公司宁夏分公司老板张某、宁夏颐安建设公司老板孙某等人与王海结算工程款,王海意图拖欠、少付工程款,与结算方发生争执。在王海公司办公楼内,王海及其手下将张、孙等人殴打致伤,辖区派出所均有出警记录,但至今没有处理结果。
  5、寻衅滋事。王海开发的景墨家园项目与银川市建一公司开发项目相邻,为了保证他的项目优先销售,王海派出手下用堵门、恐吓、不让一公司小区住户进出、随意殴打保安等手段,干扰市建一公司项目的正常实施。
  6、敲诈勒索。王海欲购买贺兰县四十里店村一宗土地,给村委会打款二百九十万元,后因征地不符合政策规定无法实施,村委会将购地款如数退还王海。王海以征不来地村委会要赔偿损失为由索取高额赔偿,派其司机徐某等人以堵门、扣车、威胁等手段逼迫村委会主任王某赔偿损失。王某迫于威胁、不堪忍受,私人借款一百七十六万元作为赔偿又给了王海才算罢休。
  7、非法拘禁。王海在中卫围标土地,迫使中卫世和房地产公司老板高某答应给其五百万元好处费放弃围标,并强迫高某写下五百万元欠条。高某因未按照王海要求时间将钱打入王海账户,王海指派手下将高某绑架至银川其公司内,非法拘禁五天,直至高某家人将五百万现金送至王海公司,才将高某放回。
  8、高利放贷。王海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及利益集团优势,非法开展高利贷业务。向银川市多家企业及个体老板发放高利贷,一旦还不上款,就派出打手威胁恐吓抢夺,赚取高额非法利益,导致多家企业倒闭。银川国际汽车城老板刘某因向其借款五千万利滚利达到三亿多本息,刘某无力偿还,王海利用关系将刘某资产划转至自己名下,致使刘某破产。
  以上违法犯罪行为,王海及其黑社会团伙还实施了很多,不再赘述一一列举。就是这样一个危害社会政治经济的犯罪团伙,大肆行贿党政要员,屡屡逃脱打击,即使现在面临审判,依然有人在为其积极活动开脱,可见其经营编织的圈子力量之大!
  王海及其编织的利益集团,政商勾结,明显带有黑社会性质,不但用违法犯罪手段涉及经济领域获取非法利益,更是插手、干预政法机关、政府职能部门等公权力,为其获取非法利益大行其道。王海黑社会团伙不除,宁夏人民的怨恨不平;王海身后的保护伞不破,宁夏政治经济生态必将继续恶化。我们冒着继续被打击报复甚至身家性命安全实名举报王海及其利益集团,就是要给社会还以公道与清明。恳请中央纪委重视我们的举报,直接派出工作组彻查王海及其利益集团的违法犯罪行为!希望中央扫黑除恶的重大决策在宁夏得到真正落实,王海黑社会团伙及其保护伞得到应有的惩处!



  举报人:凌平
  13079590658
  2018年2月8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