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姓声音 > 正文

百姓苦百姓难

  法高于权,法大于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就当今的法治社会。一个普通老百姓,面对法律是多么的无助!真心求助好心人能帮帮我。

  我是温荣青,2016年11月30日,我在鹿川路上走,被身后的的小轿车撞倒,驾驶员当场逃逸。事后得知是“无证驾驶”。是路人帮忙拨打110、120、并通知了我的家人。到了医院通过检查诊断为:左股骨骨干骨折、额面部及右手软组织损伤。在医院经过22天的住院治疗。我病情相对稳定后出院,经司法机构鉴定构成了伤残,我的婆婆因为照顾我而失业。年事已高的奶奶也因这事担心对方会报复我家,很多晚上失眠,血压不停地向上升。我的亲朋好友都劝我放弃追究。都害怕对方报复我家。我的公公也因为这事愁得多了好多白发。这对我的工作影响也是非常大。医生说完全康复至少需要2年的时间。事已至今没有得到赔偿。驾驶员(严骏 ,男、上海市浦东新区六灶镇会龙村朱店101号)从来都没有出来露面,车主(顾怀蒙,男,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江镇环东中心村桥弄三灶镇宅1号 )态度也很恶劣。

  在这期间我由于法律知识淡薄,12月份经熟人介绍了上海庚胜实业唐雪明做代理律师,他告诉我事已至此,我们要求民事赔偿就好了。我全程一直都是听他的安排,17年3月24日带了所有的资料并交了2.8KRMB做伤残鉴定。拿到伤残报告后他让我与车主经过N多次的调解始终无效,他并且一直都告诉我逃逸司机外地人,找不到。事情都这样了,我们要求车主赔偿就行。对于法盲的我来说。熟人介绍的律师不会有问题。什么都照做就好。唐律师让我签了很多空白的纸,大约20、30多张说是后面办事需要用到,免得你坐轮椅来不方便,4月份进行上诉,6月22日交了4.8KRMB上诉费6月27日终于在川沙法院开庭,我见到了唐雪明找来的上海东泰律师事务所的徐辉做我的答辩律师。万法文法官只是做了最基础的询问事情的经过就结束了,在开庭过程中,车主一直都说:“他姐是也是法院的法官”。9月27判决书下来。案号(2017)沪0115民初46999号。对方未执行,我让唐雪明帮我申请强制执行。唐雪明让我付3KRMB元的律师费。熟人介绍那就微信转了。从此徐辉就杳无音讯。10月18日唐雪明申请强制执行,11月3日浦东新区法院分案。唐雪明把案号:(2017)沪0115执26478号发给我。中间我查过很N多次没有任何进展。

  2018年1月18日,我由于需要病史做工伤鉴定,由律师唐雪明带着去找办案执行法官。接待我的是,陆海春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作为(当事人)这么久都没来提供任何信息给他,我要协助法官去调查、指证。我当时就说:我的天他是从我背后撞上来逃逸了,调解、开庭一次都没来。就算看见了我也认不出的。再说我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我怎么弄得到他们的资料。这些资料应该是警察、法院、银行才会有的个人隐私,你让我去哪弄?他说别人都是协助、指证。我一个老百姓哪里去弄?我让他给我开证明。我才能去调资料。他拒绝。他和我说,碰到这样的事只能算我倒霉,车子没保险。我说车子没保险要是撞死人了,也不用赔偿。陆法官说他没有房产、没存款、没工作(后来我从他邻居口中得知,严峻是有工作的,他家正在盖房)我马上告诉律师,律师让我去说。问他我请他干什么?他电话挂了。由于之前签订了高额的违约协议。我只能哑巴吃黄连,2月13日我去法院找陆海春我说我打听到的情况和律师说过了,他也收了钱,签订了协议。陆法官说律师没有去过。

  我回到家拨打12368热线咨询:“执行法官的职责?”可接线员说是“要协助法官”我请的律师干嘛去了?我又找唐雪明他说他没权利调查别人,他说找不到。他说这事在法律上说是小事。可对于我这个普通老百姓家庭来说就是天大的事。这就我请的唐律师。我又拨打12345热线求助,接线员告诉我:“你调查信息有困难,可以向法院厅长反应。”可我根本见不到厅长,电话更是打不进去。

  我最近工作日从早到晚,不停的拨打执行法官魏智娟、书记员陆海春,从早打到晚,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我该怎么办?大家帮忙。我一直以来都没有追究他刑事责任,只求民事赔偿。时至今日,法院未做出任何制裁结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