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天涯杂谈 > 正文

湖南永州惊现“最牛村支书”!

  湖南永州惊现“最牛村支书”!

  修条村级公路要花上百万!
  最穷山村人均集资一千元。村支书下令:谁不交钱拆屋下瓦!
  “最牛村规民约”无限株连,恐怖气氛不下黑社会!
  威胁省报记者说:你敢报道我让你的记者都做不成!


  修路本来是好事,但在一些乡村干部那里,却成了捞钱的大好机会。
  大庆坪是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最穷的地方,而塘边村又是该乡最穷的村之一,但就是这个最穷的村却建了一条“最贵”的村级公里:长1.4公里、宽4.5米的区区一条村级公路,居然花费了一百多万元的款项,不能不令人瞠目结舌。
  这一切的背后,都因为有一个“最牛村支书”。
  这个名叫唐良生的村支书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仗着家族势力和在区政府做官员的儿子,他在村里历来一言九鼎。2012年,国家推出“村村通公里”计划,对于唐良生来说这是又一个敛财的机会来了,在没有进行任何选举和公议的情况下,他指定了一个所谓的“修建公路委员会”,规定无论是否户口在村,所有村民必须每人交一千元。
  更让外人不敢置信的是,由其制定的村规民约规定:“村里针对不交者,将对其家里的红白喜事采取禁止全体村民参与的封堵办法,并将拦截其家族和亲友车辆不准进村,届时如果想参与将按集资款的五倍收缴”。“规定”使用黑社会的语言进行赤裸裸的恫吓:如果村民胆敢参与未交钱者家的红白喜事,则按未交钱者同样对待。“规定”同时进行支持和怂恿村民,“凡是已集资村民谁都有权拦截未参与者的车辆通行,村里及管理委员会将全力支持,造成一切后果村里集体负责”。
  按照国务院规定,对村民集资最高每人每年不能超过12元。但“最牛村支书”哪里将党纪国法放在眼里,他采用强制性手段进行收取,一些村民的子女、亲属户口甚至迁出去十多年了,但也必须交钱,这样每户都要交数千上万元。对于交不齐的,唐良生纠集人员进行拆屋,挖毁人家通道,封堵人家进出。稍有不服,就进行武力威胁。
  退休教师唐善生全家户口都不在村里,出于对公益事业的支持,交了2000元。但村支书命令他必须交4000元。唐老师对这种粗暴的强制做法心生反感,便没有配合。唐良生恼羞成怒,趁唐老师全家2015年清明节回家扫墓之际,组织人马将他家进行封堵,强行扣押他家车辆达30多个小时。唐老师的女儿急着要回单位上班,只得叫朋友开车来接自己,但“最牛村支书”按照“最牛村规民约”实行株连政策,对其朋友的车亦进行扣押。
  在这种情况下,唐老师的家人多次拨打110报警,但当地派出所迟迟不肯出警。在当事人的苦苦哀求下,派出所长杨建云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才过来,一上来就语气极为粗暴地教训当事人:“你报什么案啊!没出人命案就不归我管。”没呆上一分钟就扬长而去了,此后再不理睬当事人的报警。同样奇葩的是该乡党委书记高红荣,就此事表态说:“农村摊派集资很普遍,不这么强行摊派,村里没办法搞建设。”
  村里强行集资60多万元,唐良生声称政府财政补贴12万元,而乡党政办主任先是说补贴了18万元,后又改口说是21万元,而区公路局显示的数据则是补贴了42万元。这笔糊涂账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是哪些人在其中大玩花招?而在这一公路的修建过程中,没有进行任何招标,乡政府对村里集资款没有监管,职能部门对集资款有多少用于修路也没有审计。但路修好近两年后,村委会仍在强行追缴集资款。
  “最牛村支书”口出狂言:“不交钱,就是公安局长来也别想走人。”有省报记者接到村民投诉前去调查,“最牛村支书”威胁记者说:“你要敢写,我让你的记者都做不成!”


  
  
  
  


发表评论